qzuser

【宜嘉】一瞬

棒哭

九夫人-:

-


    过了秋后的日子,温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下掉,几乎是一天一个厚度的衣服,妈妈早早地把厚衣服整理好,一边念叨着不过一年又长了一些。


    即使如此,从击剑馆出来以后,连头发到后背全是一片汗水。王嘉尔扯了扯汗湿的T恤,随手套上外套就走出门。迎面而来的冷风吹得他打了个激灵,额头突突地疼,他把拉链从底拉到头,用牙齿叼住。腾出手来,在包里翻来覆去地找耳机。


    “嗨。”


    王嘉尔一皱眉,抬头看了看面前笑颜盈盈的男人,穿着长长的线衫冲他挥手。


    “又见面啦。”他说。


    “什么又见面。”王嘉尔把耳机囫囵地塞到裤口袋里,“明明是你每天来找我。”


    “是这样吗。”男人笑得一脸无辜,眯着眼偏过头去。


    沿着路灯慢慢往家走,王嘉尔不时回头看看身后的人,每次看向他时,都是一脸笑意,大抵是个很爱笑的人。


    也不多跟他说话,只是跟他一块儿走一段路,坐一段地铁,还有一个转角就到家的时候,他就会停下脚步。也不说再见,只是在路灯下站着,偶尔王嘉尔回头时,他会笑着挥挥手,仅此而已。


    而这样的日子,也已经有将近一个星期了。


    他不是没有问过原因,只是每一次男人都说只是想看看而已。至于到底看什么,是看他还是看这回家路上的风景,谁也不得而知了。


    今天状态不佳,被爸爸留下多练了两个小时,从馆里出来的时候,连路灯都渍了冷水一般,顺着月光洒下冰凉一片。


    男人依旧在门口,似乎被冻得不轻,本身就偏瘦的身材,连走路都不太利索了。


    王嘉尔有些愧疚,回头问他,“要不要去吃点东西?”


    “好。”他依旧是笑,一不留神,扯疼了被冻裂了的嘴角。


    男人端着餐盘走过来,尽是他爱吃的东西,王嘉尔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你怎么知道我的口味?”


    “你以前爱吃。”


    “以前?我们认识吗?”他歪着头想了想,记忆中绝对没有这样一个人出现过。


    “不认识,以后会认识。”男人叼着吸管,“我说的是,我们认识以后的以前。”


    王嘉尔被以前以后绕得昏了头,盯着他的眼睛梳理了一边,突然放下杯子,“你是说你是我未来认识的人?”


    “可以这么说。”


    他没忍住翻了个白眼,失去了想要正常对话的兴趣。虽然知道能每天尾随自己回家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没想到还是个不正常的人。


    即使他现在正在跟这个不正常的人吃着自己最爱吃的东西,我大概也快不正常了,王嘉尔这样想。


    对方并没有因为他的态度而恼怒,而是轻轻地低下头,把吸管含在嘴里。


    “那你倒是说说,我以后都会做什么。”


    “你会做很多。”他抬起头,眼中充满着认真,“你会完成很多事,也会去做你最想要做的事。”


    王嘉尔冷笑了一声,“我最想做的是什么?”


    “不是击剑。”


    男人笃定的话语让他愣了神,是王嘉尔没想到的答案,所有人都认为他会继续练习击剑,因为家庭关系,让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抱着这样的想法。鼓励也好暗示也好,日夜在他耳边萦绕着的话语。


    而他的话像是劈开云雾的利剑,直直地穿入鼓膜。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不管想做什么都勇敢地去尝试吧。”男人轻轻晃了晃杯子里的碎冰块,“这是你说的话。”


    “那我……会成功吗?”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是犹豫的。


    抽屉底层还放置着不久前收到的国际信件,来自于他选拔成功的那家异国公司,却被家里狠狠地反对。


    未知的前途和人生,谁都不想让他去冒险。


    “你会的。”他目光灼灼,“我说了你会完成很多很多事,会得到夸奖和认可,虽然我不知道怎么样告诉你才算是成功,但是我觉得你是成功的。”


    他鲜少说那么多话,王嘉尔也愣了愣,突然来了兴致,“还有呢?未来我会遇到什么很厉害的事情吗?”


    “会啊,比如遇到我。”


    “啊?”王嘉尔克制了想要翻白眼的冲动,“你那么大人了怎么没正形呢。”


    男人挑了挑眉,“你以后比我都没正形你还好意思说我。”


    “怎么可能!”


    “是真的。”他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你以后会跟我一起捉弄弟弟,开别人的玩笑,做个恶作剧什么的事常有的事,一出口都是笑话。”


    王嘉尔默默移开了餐盘,“那我应该离你远一点的。”


    “不可能。”


    像是这世界砰地一声诞生又沉寂,在空气中弥漫着细密的烟尘,窥伺着五脏六腑,一不留神,融入血肉。从此像是看不见,感知不及,却是深深存在了。


    一个个路灯组成的灯河,绵延长长,走过了无数次的路,有了对方的存在才开始变得奇幻。


    “我们是怎么认识的?”


    “一见钟情。”


    王嘉尔停了脚步,“我感觉我有点后悔跟你说话了。”


    “开玩笑啦。”他伸手揽过他的肩,“第一次见面,你语言不通,只有我能跟你交流。带你一起去买了冰淇淋,还住在同一间宿舍,就这样认识了。”


    “还有呢?”


    “还有……一起做这个。”他松开手,轻轻蹭了蹭地面。助跑了一段,轻盈地起跳,翻腾,转身,落地。


    王嘉尔睁大了眼,感叹道:“好厉害!”


    他拍了拍手上的灰,“你以后也会做的,我做左边,你做右边。”


    “可是这个很难啊,我要学这个吗?”


    他点了点头,“你学得很好,比其他人都要好。其实在那边因为困难而放弃的人也有很多,但是你一直都很棒,坚持得很好。”


    他低着头沉思,良久才问,“为什么你都只说一些好的事情,那不好的事情呢?”


    男人愣了神,噙着笑不肯说。只是用手指拍了拍他的额头,“不好的事情也有,只是现在不能说。”


    “为什么不能说,”


    “因为说了你就记住了,以后遇到这些事情你就会想尽办法避开,可是这些是你必须要经历的。”他凝视着对方的双眸,“但是你经历的每一件事,我都会在你身边。”


    与对方共同存在的这世间,吞云吻雨,拈花把酒,百手千臂,与之共航。


    不知觉到了转角,对方停下了脚步,“就到这里吧。”


    王嘉尔皱着眉,低声问,“我还能见到你吗?”


    “能啊,在以后,很快就会到了。”他依旧是笑,挥了挥手,“我会等你的。”


    “说好了啊。”


    “一定。”


    他转过身往家走,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喊,“嘎嘎。”


    下意识的回头,昏黄的路灯将将落在他肩上,在脸上投射出一片阴影,看不清表情。


   “从你出现的那一天,我的世界开始变得吵闹。”


    “真是的,段宜恩你等着。”


    所以你得记着,闷热和冰淇淋充斥着的夏夜,陌生的国度和不熟悉的人,一步步走向你的时候,我并不知道今后会怎样。


    仅仅只是,想跟你分享个甜甜的冰淇淋。就像是现在,仅仅只是想把未来所有的美好都分享给你。


    在遇到你的时候,像是紧紧包裹的蛋壳裂出了一条缝隙,由古以来的趋光性还遗留在身体里,血液里不明来路的尘埃统统唤醒,在心脏的每一处横冲直撞。


    这一切,都是从你出现的那一天开始。


    如果未来某一天重逢,也要像现在这样。如果我在过去的某一天遇到你,也会告诉你,我们要像现在这样。


    分享这一瞬,吵闹的世界。做个太平的有情人,有一分是一分。







评论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