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zuser

【宜嘉】死亡十题

画风清奇,这位太太口味很独特啊,Cp文阅历头一回

猥琐已死:

那天看见的时候就很想写,可是写了以后又觉得是不是不太好,总在写他们死亡,会不会,太过分了。但是!我真的是爱他们的!纠结了很久还是写了。架空架空架空!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严重OOC!!!那啥……介意的宝宝就别点了。


——————————————————
1.入水


 王嘉尔在游泳的时候小腿抽筋了,他游得有些远了,挣扎也没有人注意。


 段宜恩在海滩上拿着烤架,心里莫名发慌,抬头看到和王嘉尔一起下水的斑斑甩着头发走过来,不安窜到了极点。


 “Jackson呢?”唇抿得很紧,压抑着随时可能爆发的情绪。


 “啊?Jackson哥没有回来吗?”斑斑接过金有谦递过来的毛巾,有些不知所措。


 果然……


 段宜恩扔下手里的东西一个猛子扎进水里。他游了很久,他能听到岸上的弟弟不停叫他回来的喊声,可是他呼喊的名字却无人回应。


 “嘎嘎……”


 斑斑眼睁睁地看着段宜恩被一个巨大的浪头拍下去,再也没有露过头。


 嘎嘎,我找到你了。


2.自焚


 失业又失恋,乐观如王嘉尔也经不起这一连串的打击,空酒瓶倒的满地都是,没喝干净的酒液浸透了客厅里那张短绒地毯。反手在沙发上摸索着烟盒,抽出了最后一支烟。


 段宜恩在踏上飞机前的最后一刻后悔了,什么前程,什么家产,没有了王嘉尔一切白搭。行李也不管了,抬手拦了出租车就朝他们曾经的家去。


 打火机闪着火星却跳不出火花,王嘉尔晃悠着从地上爬起来去寻新的。许是浓郁的酒精充斥,被随手扔在那里的打火机燃起火苗。火焰快速地经过了浸上酒液的地方,燃成一片。


 王嘉尔找了新的打火机点上叼在嘴里的烟,走出房间的时候地毯早就是一片火海,火舌舔舐着从沙发上垂下一角的毯子。王嘉尔愣了两秒,不是他不惜命,实在是一个人太难了。难到没有力气,难到没有勇气,难到失去性命。火海太温暖,一人太孤单。


 段宜恩打车到楼下的时候楼道口聚集了许多人,抬头看着熟悉的窗口浓烟滚滚内心突然一片荒凉。不顾一切地推开人群冲进大楼的时候,他想,也好,也算是合葬了。


 万幸,他不离,他未弃。


 火海还是太烫人,你的体温正合适。


3.服毒


 王嘉尔的面前放着一杯清水。


 一杯段宜恩亲手倒的清水。


 他清楚的知道,只要一口,他们两个人就都解放了。


 何苦,互相折磨,却不肯好好放手。


 算是完成了你最后一个愿望。王嘉尔喝下那杯水的时候默默的想。


 段宜恩看着他含进最后一口水,唇颤抖着覆上去,舌尖撬开紧闭的牙关。液体从他口中渡过来,有些涩,却还是咽了下去。


 说好了互相折磨到白头。未到白头,却也至死方休。


4.枪杀


 段宜恩有枪,王嘉尔一直知道。毕竟美国是一个可自持枪支的国家。只是他从没有想过安静温柔如他,竟然会被卷进一场火拼。


 段宜恩失踪的第三天晚上,家门被人打开。王嘉尔本就睡得不沉,听见动静就掀被子起来了。


 客厅里没有开灯,却能看到有人影在动。王嘉尔咬了咬嘴唇躲在门后屏息观察。那人右手拎着枪,左手快速扫过桌上摆放的东西。玻璃制品摔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王嘉尔攥紧拳,努力不发出声音,眼眶发红。身后倏的贴上一具温暖的身体,还没来得及发声就被人捂紧了嘴。


“是我。”


段宜恩低低的气息贴着王嘉尔的耳朵,熨平了心底的恐惧。把自己脸上的手掰下来,回头吻了吻爱人的嘴角,表示理解。


卧室门留了一条缝,看得到外面那人正在朝这里来。段宜恩揽着他的腰往他刚进来的窗边走,手搭在后腰的枪上。


“你先下去。”段宜恩的唇贴着他的耳朵,手指轻轻打开了保险。


也就那么一瞬间,卧室门被推开,段宜恩从腰后掏出枪,王嘉尔半个身体在窗户外面拉了段宜恩一把。


段宜恩枪法很准,门口的人应声倒下,王嘉尔为了拉段宜恩两人的位置交换,挡在了前面。子弹穿过肉体的声音传导到耳膜的时候,段宜恩失去惯性,手里抱着他朝楼下柔软的草地掉去。


心痛。大概是要死的前奏。


段宜恩躺在地上,怀里是已经失去知觉的王嘉尔。手里的枪早不知道去了哪里,而远处渐渐喧嚣。


5.窒息


段宜恩有一样东西是绝对不吃的。


茄子。


王嘉尔只是单纯的以为他挑食,所以,为了治好他挑食的毛病,他决定亲自做一桌茄子宴。


段宜恩下班回家,看到一桌子的菜,鱼香茄子,清蒸茄子,铁板茄子,烧烤茄子……


脸色苍白。


“Mark!你平时真的太挑食了!这对你的健康非常不好!所以我给你做了一桌子的茄子!”王嘉尔一脸正经的看着他,双手叉腰现在桌边。


段宜恩放下包,松着系的一丝不苟的领带结,虎牙下意识的撕咬起嘴唇。嘎嘎亲手做的,不能让他失望,吃一点应该是可以的吧。


天人交战后的段宜恩坐了下来,筷子颤颤巍巍地伸向了面前的鱼香茄子。王嘉尔盯着他,眼神里满是认真。


味道真的不错。段宜恩努力把嘴里的咽下去,心里给了极高的评价。


“好吃。”筷子又朝清蒸的伸去,想要尝试第二口。可是筷子还没碰到,鼻腔里就堵得厉害,浑身无力的感觉让他头昏脑胀,越来越困难的呼吸简直要命。


王嘉尔看出了段宜恩的异常,跑到他身边紧张的蹲着,好不容易才听到他断断续续的说出“嘎嘎……我……我过……过敏。”


王嘉尔在去医院的路上差点哭出来,如果不是他自作聪明mark就不会这么痛苦了,自己简直是个混蛋。


重度过敏导致的窒息,大概是这辈子都不会忘了的感觉,因为是爱你的痕迹。



6.失血过多


王嘉尔有血友病。平时都有段宜恩像瓷娃娃一样的护着他,胡天作地惯了,也就忘了。


偏偏是场重大车祸。偏偏身边没有熟人。偏偏……他和段宜恩刚分手。


王嘉尔能感觉到生命的流失,他甚至看到了那个温柔沉默却对自己一腔热情的男人站在自己面前,背着光,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决绝的离开。


算了……


王嘉尔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段宜恩刚刚从手术台上下来,还没来得及喝口水歇一会就被同科的林医生拉着往门口跑。


“重大车祸,伤员众多。甚至还有一个血友病。”林在范半张脸藏在口罩里急匆匆地解释情况。


段宜恩在听到血友病的时候就有些蹩眉,却也没说什么,直到医院门口看到王嘉尔别从救护车里推出来的时候,腿软地几乎站不住。


“嘎嘎!”几乎是扑上去的。段宜恩看着他血液染红了身下的半张床单,伤口上甚至还在不停的流血。


王嘉尔因失血过多而苍白的嘴唇翕动着,段宜恩一边把人往手术室送,一边凑过去去听他在说什么。


“宜恩……别走……”


然后,堂堂心外科主任就这么站在王嘉尔的手术室里当助手,执刀的却是刚做过没几台手术的小医生。段宜恩一边递镊子一边指导小医生下刀,一场手术结束,两人皆是满身是汗。


小医生是累的,段宜恩是吓的。


就算我是救死扶伤的医生,对象是你,还是永远不敢下刀,所以永远只希望你好好的。


7.从高处跳下


“啊——Marky——段宜恩——”王嘉尔在两千米的高空撕裂般嘶吼着非要带他来跳伞的人。而罪魁祸首却紧紧搂着他,任由他疯狂的尖叫。


两人快速地从高空下降,心跳的加速的感觉让段宜恩搂紧王嘉尔笑得异常开心。王嘉尔尖叫着几乎快昏过去,惨白的脸色让段宜恩心软的不行,打开了背后的降落伞。


按了好几下却都不见反应,段宜恩明显慌了,王嘉尔却依然还沉浸在尖叫里不能自拔。他记得跳下来的时候教练说王嘉尔背上还有一个备用的,当下匆匆去找拉环。


距离海面越来越近,王嘉尔闭紧了眼睛手臂死死缠住段宜恩。别限制动作的段宜恩摸不到带子心里更慌,大声朝王嘉尔吼道:“你放手!”


王嘉尔被吼懵了,大大的眼睛泛着泪光不可置信地盯着面前异常严肃的人。常常笑着的段宜恩现在蹩着眉,吓人的可怕。王嘉尔突然笑了,眼睛里全是惨然,动手开始解两人之间扣着的安全带。


段宜恩执着于找降落伞的带子根本没发现王嘉尔在做什么。等他好不容易找到带子猛地一拉,王嘉尔立即被缓冲了一下,下降速度明显减缓,晃晃悠悠朝海面飘去。


王嘉尔眼睁睁地看着因为自己解开了安全带而没有捆绑的段宜恩飞速消失在自己面前,才知道他犯了多大的错。他绝望地喊着段宜恩的名字,伸出去够他的手也只是徒劳的挥舞着。


失去你就是对我任性的惩罚吗?段宜恩!


一顶小白伞突然出现在王嘉尔的视线里,快速下降的人也算是稳住了速度。


还好还好,再任性还有你肯原谅。



8.病毒


H1N1盛行的时候王嘉尔着实吃了段苦头。感冒发烧,送去医院以后就是无止境的隔离观察再治疗。段宜恩每天都会拎着王嘉尔最爱吃的芝士在病房外面等着,等他治疗结束可以站在玻璃窗外看看他。


那大概是王嘉尔最开心的时候了,有喜欢吃的芝士,还有喜欢的人,虽然治疗痛苦了点,却还是有盼头的。


终于,病好了,不用再在这个封闭可怕的地方呆着了。王嘉尔带着一身消毒水味扑进了满身芝士甜味的段宜恩怀里。


因为有你,病毒也是花冠形状。


9.爆炸


王嘉尔刚睡醒就捧着泡面坐在沙发里看今天的深夜新闻。吸溜了两口抬头看字幕,近视让他眯着眼睛,腮帮子塞着食物咀嚼,像个藏食的仓鼠。


“今日晚上八时许,位于xx路的xx酒吧发生爆炸。截至报道时间,确认三人死亡,二十八人受伤。”


王嘉尔懵了,他是xx酒吧的驻唱歌手,平时和老板关系混的极好。他今天偷懒不想去,死缠烂打让段宜恩去顶了他一天场子。


他从没想过,会出这茬事。当即扔下泡面桶满世界找手机,不停的拨号得到的永远都是“您呼叫的用户暂时不在服务区,请稍候再拨。”王嘉尔确认了伤员所在的医院,顾不得自己的形象抓了钱包就冲了出去。


段宜恩看着护士小姐替自己包扎伤口,脸颊还有可见的绯红。酒吧爆炸的事情估计王嘉尔这会儿都知道了,段宜恩寻摸着打个电话报平安,摸遍全身都没找着手机,估计是丢废墟了。


还没来得及问别人借一个就看见一头乱毛的王嘉尔抓着一个小护士问路。段宜恩还没来得及叫他就见他转身朝另一个方向去了。段宜恩瞄了瞄,果断扯了手背上的吊针起身去追王嘉尔。


“嘎嘎……我在这里……”段宜恩无语地看胆小的他纠结地徘徊在太平间门口,终于忍不住出声了。


“啊——鬼啊!!!!”王嘉尔吓得浑身一蹦,抖着回头。


段宜恩叹口气,伸手捏捏他暖呼呼的脸,“疼吗?”


“不疼……啊!你果然是鬼!”


“那是因为我舍不得使劲!!!”段宜恩气绝,抬手摁了一把毛脑袋。


“Marky你没事吧!”王嘉尔再抬头的时候红眼眶里全是亮亮的水色,两只手抓着段宜恩有些污脏的衣服,丝毫没有松手的意思。


“我没事,幸亏今天去的是我,不然……”段宜恩想到爆炸的一幕,依然心有余悸。


“Marky,我失业了。”王嘉尔打断了段宜恩,无厘头的话让人一时哏住,“所以我们去环游世界吧。”


这是怎么搭到一起去的啊王嘉尔!!!


但是比起成为烟花,还是和你一起看烟花比较有意思。


10.老去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携手白头,死亡,也未曾把我们分离。


————————————


爱你们!多多看!
想要小红心和评论~

评论

热度(53)

  1. qzuser搞基专业男科 转载了此文字
    画风清奇,这位太太口味很独特啊,Cp文阅历头一回